深圳市进源盛塑胶材料有限公司

PEEK;PTFE;POM;PMMA

 
 
新闻中心
  • 暂无新闻
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站内搜索
 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正文
从东莞到波士顿:一批货物的全球旅行
发布时间:2022-08-30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
  T2M公司首席执行官弗雷泽·汤力在一个寒冷的早晨到达他在美国波士顿郊区的仓库。一名工人从赫罗伯特货柜航运公司橙色的集装箱中取出一个托盘,向他展示了托盘一侧的两个大洞。

  从出厂地中国广东省东莞市到目的地波士顿,沿线的任何地方都可能让托盘损坏。T2M订购的这批控制器经历了1.7万公里的旅途才进入这间仓库。这只是它们去往百思买等零售店前的一站,但汤力心存感激——它们终于离上市近了一步。

  新冠肺炎疫情出现后,全球商品供应链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崩溃:需求急剧收缩,而后迅速反弹;一跌一涨间,大多数企业陷入困境。如今,随着2021年年底假期这样的购物旺季到来,全球各地的港口、制造商、零售商、铁路公司、卡车司机,争先恐后地将货物运送到货架上。

  洛杉矶是美国最繁忙的港口综合体,这里闲置的集装箱船数量却创下新高,空集装箱在码头上堆积如山。形势如此严峻,白宫不得不专门组建工作组,竭力缓解积压问题。英国路透社称,舆论指责进口商品短缺助长了通胀率飙升,美联储和消费者因此惴惴不安。

  供应链问题让T2M这样的生产商压力陡增。有赖于全球化体系,这些企业以低廉的价格从遥远的工厂定制产品,并将库存削减到最低限度。当一切正常时,这种模式运转得顺风顺水,但当供应链出现问题时,“灾难”便在所难免。

  T2M出品的移动控制器正在百思买、沃尔玛、塔吉特等大型连锁店和亚马逊网站上出售。不过,汤力没有自己的工厂。像其他消费品公司一样,他的公司只负责设计,制造环节交给中国的工厂。

  T2M公司中国常驻代表、高级结构工程师布瑞斯·冯,密切关注着东莞工厂的生产,直到货物被装入集装箱,经由香港抵达美国西海岸。

  冯告诉路透社,疫情导致的供应链危机在2021年6月达到沸点,那段时间,他们尽了最大努力保障货物在年底前运抵美国。“我们去争取了3次集装箱,都失败了。”她解释说,有时候,即便预订了舱位,也没有集装箱能够装载货物,这导致了多次装运失败。

  一切在10月有所缓解。几个月来,中国工厂里身着蓝色工作服、戴白色帽子的工人,马不停蹄地在工作台上组装、测试T2M订购的控制器。冯说,只有少数工厂有条件生产苹果公司认证的控制器,T2M很难转到其他工厂加工生产,压根儿“没尝试过寻找替代者”。

  汤力和冯必须找到新的路线运送集装箱,以解决美国市场的短缺问题。现在,T2M每月能接收一到两个集装箱,每箱最多可容纳4万个控制器。汤力正在密切追踪进度。

  往常,汤力会选择从巴拿马运河到波士顿的路线,它更直接、更便宜。但港通的混乱,意味着货物更难抵达。集装箱运抵美国后会被运往洛杉矶,再由火车送到新泽西州纽瓦克,那里是美国海关的入境港。然后,汤力会调度卡车将商品运到波士顿郊外的仓库,经过人工分拣,送往大型零售商的配送中心。

  最近,这一流程也开始出问题。9月,汤力为肯塔基州一家大型零售商定制了一批特殊的控制器,后者为此设计了专门的促销活动,但控制器在前往洛杉矶途中被困住,等了3个星期才从船上卸货。“不幸的是,除了海关人员,一切都是不确定的。”他告诉路透社,解决方案是直接从中国空运更多的控制器,但成本因此飙升。

  如今,汤力要为从东莞运往波士顿仓库的每个集装箱支付1.8万美元,而去年的这个时候只要3500美元。“去年我还抱怨(价格贵)来着。”他说,除了集装箱,还有更多挑战在前面等着他,比如寻找卡车司机送货给终端客户。

  汤力的小公司几乎没法同客户议价。为了保住市场份额,他急于削减成本。他拿起一个控制器,指着上面的彩色按钮说,如果减少颜色,将按钮都做成黑色的,就能省下50美分。为了省钱,他还缩小了包装盒的尺寸,去掉了一个用来固定控制器的塑料支架。

  几十年前,汤力从英国到美国,帮助美国电路城公司在中国建立采购渠道。在职业生涯里的大部分时间,他在思考如何将商品从一处运送到另一处。即便如此,他仍然看不透这场危机的走向。

  冯的任务之一是在托盘被装入集装箱前拍照,以帮助汤力确定托盘是在哪个环节出了问题。汤力推测,这批托盘可能是在新泽西州接受海关检查时损坏的。“这次只损失了两箱,我们的损失在1000美元以内,而非数万美元。”他庆幸地说。

  T2M公司首席执行官弗雷泽·汤力在一个寒冷的早晨到达他在美国波士顿郊区的仓库。一名工人从赫罗伯特货柜航运公司橙色的集装箱中取出一个托盘,向他展示了托盘一侧的两个大洞。

  从出厂地中国广东省东莞市到目的地波士顿,沿线的任何地方都可能让托盘损坏。T2M订购的这批控制器经历了1.7万公里的旅途才进入这间仓库。这只是它们去往百思买等零售店前的一站,但汤力心存感激——它们终于离上市近了一步。

  新冠肺炎疫情出现后,全球商品供应链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崩溃:需求急剧收缩,而后迅速反弹;一跌一涨间,大多数企业陷入困境。如今,随着2021年年底假期这样的购物旺季到来,全球各地的港口、制造商、零售商、铁路公司、卡车司机,争先恐后地将货物运送到货架上。

  洛杉矶是美国最繁忙的港口综合体,这里闲置的集装箱船数量却创下新高,空集装箱在码头上堆积如山。形势如此严峻,白宫不得不专门组建工作组,竭力缓解积压问题。英国路透社称,舆论指责进口商品短缺助长了通胀率飙升,美联储和消费者因此惴惴不安。

  供应链问题让T2M这样的生产商压力陡增。有赖于全球化体系,这些企业以低廉的价格从遥远的工厂定制产品,并将库存削减到最低限度。当一切正常时,这种模式运转得顺风顺水,但当供应链出现问题时,“灾难”便在所难免。

  T2M出品的移动控制器正在百思买、沃尔玛、塔吉特等大型连锁店和亚马逊网站上出售。不过,汤力没有自己的工厂。像其他消费品公司一样,他的公司只负责设计,制造环节交给中国的工厂。

  T2M公司中国常驻代表、高级结构工程师布瑞斯·冯,密切关注着东莞工厂的生产,直到货物被装入集装箱,经由香港抵达美国西海岸。

  冯告诉路透社,疫情导致的供应链危机在2021年6月达到沸点,那段时间,他们尽了最大努力保障货物在年底前运抵美国。“我们去争取了3次集装箱,都失败了。”她解释说,有时候,即便预订了舱位,也没有集装箱能够装载货物,这导致了多次装运失败。

  一切在10月有所缓解。几个月来,中国工厂里身着蓝色工作服、戴白色帽子的工人,马不停蹄地在工作台上组装、测试T2M订购的控制器。冯说,只有少数工厂有条件生产苹果公司认证的控制器,T2M很难转到其他工厂加工生产,压根儿“没尝试过寻找替代者”。

  汤力和冯必须找到新的路线运送集装箱,以解决美国市场的短缺问题。现在,T2M每月能接收一到两个集装箱,每箱最多可容纳4万个控制器。汤力正在密切追踪进度。

  往常,汤力会选择从巴拿马运河到波士顿的路线,它更直接、更便宜。但港通的混乱,意味着货物更难抵达。集装箱运抵美国后会被运往洛杉矶,再由火车送到新泽西州纽瓦克,那里是美国海关的入境港。然后,汤力会调度卡车将商品运到波士顿郊外的仓库,经过人工分拣,送往大型零售商的配送中心。

  最近,这一流程也开始出问题。9月,汤力为肯塔基州一家大型零售商定制了一批特殊的控制器,后者为此设计了专门的促销活动,但控制器在前往洛杉矶途中被困住,等了3个星期才从船上卸货。“不幸的是,除了海关人员,一切都是不确定的。”他告诉路透社,解决方案是直接从中国空运更多的控制器,但成本因此飙升。

  如今,汤力要为从东莞运往波士顿仓库的每个集装箱支付1.8万美元,而去年的这个时候只要3500美元。“去年我还抱怨(价格贵)来着。”他说,除了集装箱,还有更多挑战在前面等着他,比如寻找卡车司机送货给终端客户。

  汤力的小公司几乎没法同客户议价。为了保住市场份额,他急于削减成本。他拿起一个控制器,指着上面的彩色按钮说,如果减少颜色,将按钮都做成黑色的,就能省下50美分。为了省钱,他还缩小了包装盒的尺寸,去掉了一个用来固定控制器的塑料支架。

  几十年前,汤力从英国到美国,帮助美国电路城公司在中国建立采购渠道。在职业生涯里的大部分时间,他在思考如何将商品从一处运送到另一处。即便如此,他仍然看不透这场危机的走向。

  冯的任务之一是在托盘被装入集装箱前拍照,以帮助汤力确定托盘是在哪个环节出了问题。汤力推测,这批托盘可能是在新泽西州接受海关检查时损坏的。“这次只损失了两箱,我们的损失在1000美元以内,而非数万美元。”他庆幸地说。